http://www.jimide.com

美团饿了么融资,周口盗婴案进展情况,郭碧婷被称

  截至发稿时,我所在的游戏群里,已经有超过5位直男欲罢不能地在为《闪耀暖暖》氪金。

  先来简单科普一下《闪耀暖暖》。这是一款美少女换装游戏,界面粉嫩,画风美型,主要玩法就是给主角换各式各样美美的小裙子和blingbling的配饰。理论上来说,完全是直男绕道走的类型。

  今年8月6日,《闪耀暖暖》正式上线,当天下载量一路狂飙,以至于服务器扛不住流量,一次次反复去世。此时我们并没有想到,一起在“网络已断开请重试”中激情辱骂运营方的,除了广大姐妹,还有为数不少的大兄弟。

  游戏视频里“猛男必玩”的标签可能只是营销噱头,刷弹幕的人可能也只是玩梗。但在现实中,《闪耀暖暖》的男玩家确实存在,而且颇有一群人玩得真情实感,充钱充得不亦乐乎。

  这种心态其实和女玩家没什么差别。随便打开一个暖暖相关的视频,铺天盖地的弹幕都是“女鹅妈妈爱你”。

  不玩游戏的人或许会认为,“暖暖”系列的卖点在于代入感:女玩家在现实中无法拥有这么多精致华丽的衣服,于是退而求其次,在游戏中获取满足。

  换装游戏玩家的满足感,确实来自不断收集稀有的服饰和搭配。但对大多数玩家而言,并不需要把自己代入其中。把“女儿”打扮得漂漂亮亮,才是最让人心满意足的事。

  群里的猛男A,游戏中永远选猛男角色,现实中也是真·肌肉猛男,现在正沉迷于小裙子的世界无法自拔,每天挂在嘴边的是“我闺女太萌了”“我闺女真好看”。美团饿了么融资

  这确实是《闪耀暖暖》相对于上一代美少女换装游戏最大的技术突破。过去的“暖暖”系列,游戏内都是2D平面画面。3D建模使人物变得立体,还有丰富的表情动作,看上去更真实可感,自然会让玩家投入更多的感情(和金钱)。

  第二种典型心态,就是单纯觉得“挺好看的”,当个休闲游戏来玩,顺便拯救一下自己的直男审美。

  猛男B表示,玩了一个月《闪耀暖暖》,再陪女朋友逛街,知识水平明显提高,就穿搭问题发表意见时,美国攻击熊猫偶尔还能得到认可。

  另外还有个别猛男,玩“暖暖”的动机既不是养女儿,也不是提高审美。他们像一个真正的钢铁直男一样,把它玩成了竞技游戏。

  是的,不要以为现在的换装游戏就只是收集、搭配这么简单。《闪耀暖暖》《云裳羽衣》都引入了竞技场玩法,即玩家与玩家pk穿搭。

  现实生活中,贵的衣服不一定更美。但在换装游戏竞技场里,珍稀套装一定碾压普通散件。

  真的猛男,不管玩什么游戏,都一定要在竞技场翻滚。他们像在其他游戏里研究装备属性一样研究套装搭配,美不美都是浮云,上分才是王道。

  虽然猛男们玩换装游戏玩得津津有味,但此类游戏的主力消费者,显然还是女性玩家。

  近两三年来,女性向游戏在手游市场异军突起,最近更是呈现井喷之势——从8月起到现在,有10部左右女性向手游公测。除了《闪耀暖暖》之外,《无法触碰的掌心》引进自日本,《食物语》则由腾讯出品,来头都不小。

  所谓女性向游戏,顾名思义,就是主要面向女性玩家的游戏。过去,狭义的女性向游戏专指女性恋爱养成游戏。但近年来,特别是在国内游戏市场,以女性玩家为绝对主力的换装、文字冒险类游戏,也逐渐被称为女性向游戏。

  女性向游戏最初起源于日本。1994年,光荣公司发售了第一款针对女玩家的恋爱养成游戏《安琪莉可》,女主角的目标是成为女王,同时攻略各路美男。

  之后,光荣又相继推出了“遥远时空中”和“金色琴弦”系列,故事背景不同,但无不是美型画风+华丽声优阵容+“女主开后宫”的套路。

  这成了女性向游戏的经典制作模式。直到20多年后的2017年,在中国手游市场取得爆炸式成功的《恋与制作人》,依然在印证这套模式的有效性。

  《恋与制作人》上线一个月即取得了iOS流水过亿的成绩。周口盗婴案进展情况热度最高的时候,《恋与》中可攻略的四位男主角(被粉丝戏称为“四个野男人”)获得了堪比当红明星的流量。

  《恋与》和“暖暖”系列同为苏州叠纸出品,玩家也因此吐槽:不管你是养女儿还是养野男人,钱最终都落到了“狗叠”的腰包。

  这也多少可以证明,尽管产品和运营都远非完美(不然也不会有“狗叠”这样的“爱称”),叠纸确实是国内目前最懂少女心的手游厂商。

  除了日系恋爱养成模式,国产女性向游戏中,还有一支常被传统业界忽略的力量,那就是“橙光”平台上的文字冒险类游戏(AVG)。

  橙光是2012年成立的一个线上游戏制作平台,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制作AVG游戏。这类游戏的玩法,就是玩家在剧情中不断选择选项,推动剧情发展,不同的选项会引向不同的结局。

  或许是受当时《甄嬛传》大热的影响,郭碧婷被称为除了常见的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、明星养成和仙侠虐恋之外,橙光游戏中诞生了一个颇有特色的品类:宫斗游戏。

  电视剧里只能看别人宫斗,游戏中则可以亲身体验一把宫斗中的步步惊心。稍有不慎,选错了选项,轻则打入冷宫,重则被陷害致死,Game Over。

  这种游戏,既带有一些斗智斗勇色彩,又颇具不确定性,吸引玩家为了玩出各种结局(有时你甚至可以踢了狗皇帝,和皇后私奔)废寝忘食。今天市面上的宫斗、霸道总裁类手游,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从橙光游戏移植而来。郭碧婷被称为

  盘点目前为止较成功的女性向游戏,无论是《恋与制作人》、“暖暖”系列还是橙光游戏,共同特点是画面唯美、游戏方式相对休闲、几乎没有打斗元素——这些似乎可以勾勒出女性向游戏的基本特征。

  这样看起来,女性向游戏似乎很简单。游戏强度低,玩法也无须太大突破,只需要一个玛丽苏女主角,身边环绕一群霸道总裁小奶狗,配上美图和好听的配音,就可以征服少女心。

  《恋与制作人》充分证明了女玩家的狂热度和消费力后,国内大小游戏厂商纷纷下海。相似的配方,相似的味道,以至于玩家吐槽说,流水的手游,配音永远是铁打的那几位。

  而这些同样有着唯美画风、经典人设和知名配音的作品,到目前为止,都没能复制《恋与》的成功。

  女性向游戏的鼻祖“安琪莉可”制作人襟川惠子,可能是对这类游戏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。

  她很早就曾说,女性向游戏的重点并不是恋爱,而是“女主角个人的成长、与对手的竞争以及与同伴的羁绊”。

  事实上,美国攻击熊猫这正是女性向游戏中一项十分重要、又很容易被忽略的因素:女主角本身。

  很多人会想当然地认为,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只是一个空壳,存在感越模糊越好,这样才方便女玩家代入自己。

 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。女性的情感需求高,只有对角色产生认同,才会有更强的代入感。一个成功的女主角不能只是一个玛丽苏工具人,除了谈恋爱,她还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  如果说游戏中可攻略的男性角色反映了女性玩家对“完美爱情对象”的幻想,那么这个女主角,实际上隐含着玩家的自我想象。

  《遥远时空中》首作发售于2000年,讲述的是一个现在看来十分俗套的穿越故事。女主角元宫茜穿越到了日本平安时代,一下子麻雀变凤凰,被奉为拥有龙神之力的“神子”,天降八位环肥燕瘦的帅哥众星捧月,是典型的傻白甜玛丽苏。

  第二年发售的《遥远时空中2》,女主角高仓花梨也是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,但待遇就差了很多:“神子”身份无人认可,而且身处政治斗争旋涡,八位帅哥中有一半属于政敌势力。无论是地位还是信任,都需要去争取。

  再到2004年的《遥远时空3》,女主角春日望美直接穿越到了战场上,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抄起一把剑和敌人暴力对砍。此时,女主角不再是理所当然被保护的对象,而是要和同伴出生入死,拿起剑保护大家。

  三代游戏,女主角从傻白甜升级成了勇敢独立的大女主。更能让当代女性认同的,显然是后者。

  一个显著的特征,就是女玩家不再局限于“女性向游戏”,大量涌入一般大众向游戏中。

  热门游戏中,《王者荣耀》《阴阳师》的女性玩家比例都超过半数,这不但打破了所谓“女性天生不爱玩游戏”的成见,更打破了“女性不喜欢游戏中打斗元素”的成见。

  这或许也是除《恋与》之外的恋爱养成游戏始终不温不火的原因:今天的女玩家有更丰富的游戏选择,即使在虚拟世界,也懒得去谈情说爱。

  当女玩家开始在《刺客信条》里观光旅游、在《文明6》里天荒地老,乃至在《只狼》里反复翻滚时,游戏身上的性别标签正被不断打破。

  2. 陈静:《由女性向游戏说开来:乙女与腐女之争》,触乐网2018年1月17日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